•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多情的妻妹

    发布时间:2019-09-18 00:00:37   


    我有一个和老婆同母异父的小姨子,因丈母娘的关系,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小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别,老婆要比同母异父的妹妹高出十几公分,由于婚姻问题,小姨子离婚了,单位的效益还可以,只是离婚后孩子的父亲经常借口看孩子来骚扰她,丈母娘只好找了单位的领导,把小姨子调到了销售部,派到我所在城市的销售服务点,为的是能够帮助照顾,同时利用我的关系能帮助小姨子完成销售任务。

    小姨子我结婚时见过,给我一个深刻印象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几年不见变化不大,还是那么漂亮和娇美,唯一的变化是增加了一些成熟,一米五几的个子像个少女,有点腼腆的用那双亮亮的眼睛看着我,甜甜的叫道:“姐夫,”然后脸一红便和我老婆,她的异姓姐姐说话去了。

    家里一般都是我下厨主勺,老婆炒的菜她自己都不喜欢吃,小姨子来了怎么也要弄好点,我弄了几个菜,孩子在我父母那里上学,上海的教育相对西北要好很多。

    自此小姨子每逢周末就会到家来,销售点的伙食也比较差,老婆在一家企业上倒班,所以有时周末要上班,家里就只有我和小姨子了。

    以往的周末我都会出去和朋友小聚一下,自从小姨子来了之后我就出去的少了,也许是在潜意识中就有占有小姨子的欲望,所以朋友叫也很少出去,有时看到小姨子刚洗完澡,那红红的脸颊和娇嫩的肌肤都会令我想若非非,可是老婆在我只好忍住,晚上房事时拿老婆当小姨子。

    为了能让小姨子在此地站住,我带着她去认识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一个星期时间帮她搞定了半年的任务,两人白天在一起同行,一起吃饭,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了,加上完成了她半年的任务她非常高兴,对我也不像刚来时那样腼腆,有时开玩笑还会打我,我自然会借机抓住她柔嫩的手,每当此时她都会羞红了脸,这说明她有想法,我也会借机试探她。

    有一次谈好了一笔不小的交易,她异常的兴奋,吃过饭我建议到黄河边走走,她欣然答应,两人沿着河边走,我有预谋的说:“翔翔(她的小名)今天高兴吗?”

    “嗯,当然高兴了,不过谢谢你了,都是你的帮忙,不然我就是找到人家也不会把单子给我的,”她一边说一边用亮亮的、有点羡慕眼神看着我。

    “那你怎么谢我?”我用充满了爱怜、情意绵绵的目光看着她,她和我对视了一下,感受到我目光中的内容后,一下变得侷促起来,白净的脸颊一下变得红润润的,低下头说:“我不知道,你想我怎么谢你?”

    我笑着没有说话,用手指指我的脸,她知性的明白我的意思,忽然变得顽皮的说:“你想的美,你是我姐夫你就该帮我的,何况我姐知道了会打我的,”

    我装作很失望又不愿放弃的说:“那我亲你也行。”

    “不!”她看我要动手,紧张的叫了起来,一下跑开了,我便追了过去,我中学是练中长跑的,国家二级运动员,她那是我的对手,没跑出三米就被我追上,看着她跑动时扭动的屁股,令我怦然心动,抓向后背的手一沉,落在了她软软的臀肉上,她一声惊叫并没有生气,嘴里不假思索的说:“流氓”。

    这我更不能放过她了,一下将她抱住,一只手不自然的按在了她的胸口,感觉柔软中富有弹性,她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身子发软的靠在我身上,我顺势在她红红的脸上吻了一下,我知道点到为止的道理,目的达到放开了她,她走开了一步有点哀怨的看看我,两眼中突然充满了盈眶的泪水,说:“你坏,你也欺负我。”

    她这样一下反而把我弄蒙了,没由来的哭了,我想是自己做过了,心中不由发酸,忍不住走过去,一下就将她拦在怀里,嘴里说:“对不起,我只是跟你闹著玩呢,我怎么会欺负你,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要不我会整天陪着你,四处帮你拉单子?”

    她听了之后抬头仰视着我说:“我姐知道了会骂死我的,姐夫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不能对不起我姐姐,”

    我用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说:“不会的,你我不说她怎么能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要紧,我爱着你姐姐,同样也喜欢你,这有什么,别哭了,你不喜欢我以后不碰你了,”说完松开了她,她的脸上马上露出了些许的失落感。

    我深得欲擒故纵的道理,这也是我泡良常用的手段。我扭头就走,脸上显露出极度失落的样子,没走出两步就听到她追上来的脚步声,然后袖子一紧,她拉住我说:“你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转过身对着她说:“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失落”。

    她用亮亮的眼睛告诉我她的委屈,说:“我明白你的心,可是我不能,你叫我怎么面对我姐姐,要破坏你们的婚姻也不会到今天。”

    说著两行泪水又涌了出来,到此时我才有点反应过来,她对我的称呼已经不是姐夫而是你了,同时听了她的话感觉她话没有说完,不由追问:“你说什么,破坏我和你姐姐的婚姻?”

    她用充满了伤感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就告诉你吧,自从你和我姐第一次回家,在公园你救小孩的那次我就喜欢你了,不过我没有说,也知道我不能做这种事,我就想你走了我就会忘了的,可是越想忘就越忘不掉,我结婚就是想忘掉你,可是……”

    我听了她的话我无语了,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我开始害怕会伤害到她,两人默默的走着,还是我打破了沉默说:“翔翔我真的不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从内心喜欢你,以后我会尊重你的。”

    她脸上开始露出微笑的说:“我知道,你这几天一直陪着我,我心里特别高兴,以后怎么样是以后的事,总之我明白你对我的心也算是有了回报,我已经知足了,走吧!”说著抱住我的胳膊,我竟然有了不自然的感觉,内心也明白得到她不难,可是一旦失去理智就不好收拾,不由自主的自嘲般的笑了。

    这天周五,老婆正好上小夜班,晚上八点上到夜里两点,为了安全一般都会在单位提供的宿舍睡,早上再回来。吃过饭老婆收拾了一下便走了,我和小姨子坐着看电视,无聊的电视使得我们边看边聊,开场无非就是问她的工作怎么样,说著话题自然转到了她的婚姻上。

    “翔翔你不该那样,就算要找也找个好的,你这么漂亮还怕找不到?”我提起了上次河边她说的话,她一下就明白我说的什么,说:“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吗,那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又没有怪你,”

    “可我这一阵一直在自责,总感到对不起你,”我从心里说出来的话。

    “好了,男人一点好不好,我都没怎样你反而像个女人,”说著透出心中甜甜的样子。

    大约是感到有点别扭或是不自在说:“我上网去了,”说著就到我的工作间去了。(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书房,我经常上网什么的,以后会是儿子的学习的地方)

    我望着她娇小的背影,心想真不错她能有这样的心胸,可能许多男人也未必能如此看的开,可是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她和那个男的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加上那男的贪杯又不知道珍惜她,在外面胡来,而现在能和自己心仪的人在一起,性情、心情、理智都会好很多。

    我正在胡思乱想她在里间叫我:“姐夫你来看看怎么了?”我起身到了房里,一看不知她上了什么网一下跳出了许多的广告页面,她关都关不及,我忙打开屏蔽功能,将所有的网页关了马上杀毒,果然杀出两条,她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有责备她只是随口问:“你上什么网了?一定是色情的。”

    “没有,是一个聊天的,有一个购物的广告,我想看看卖啥的,结果一点就这样了,”她有点急切的说,此时我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由于位置的关系,我只能站在她的身后,半俯著身子,因此离她非常的近,她身上散发出来女性特有的那种淡淡的体香和洗发水的味道,鼻子里的感觉令我的神经开始快速的兴奋和冲动起来。

    她见自己的话没有回音,不由扭头看我,脸一下就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如同被人在面部打了一拳,一股酸胀带有轻度晕眩的感觉使我闷哼一声,头如抽筋般的后仰,双手摀住了鼻子,同时感到鼻腔发热发痒,有什么流了出来。

    她也被碰的不轻,轻叫一声摀住了耳朵上面的部位,还是关心的转头看我,猛地就跳了起来说:“快,哎呀都流血了,”说著拉我往卫生间去,我便顺着她到了卫生间,她忙帮我洗,一边洗一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告诉她没关系。

    洗好出来,她让我躺在沙发上,然后用一条湿的凉毛巾折叠起来放在我的额头上,用冷却法帮我止血,由于她的个子不高,又是半弯腰的俯身,她的脸正对着我的脸,从她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同时由于低头,家居宽松的衣服下垂,使得胸前一下空出许多的空间,这使我一览无余的看到她咖啡色的乳罩无法完全遮盖住的乳房。

    她的胸乳不算太大,只能说是中国女性中较丰满的,此时乳罩上方露出的洁白粉嫩的肉团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冲动,一股热流从肚脐下的丹田直冲大脑,一股将她抱住的欲望在脑子里和另一个道德的我打着架,道德的我令我闭上了眼睛,而另一个我则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勾画出她娇媚赤裸的身姿。

    她的起身是我获得了暂时的解脱,但是随着她将从新用冷水冲洗过的毛巾再次敷在我的额头时,她尽然坐在了我身边的沙发上,弹性很好的臀部透过薄薄的布料将她的体温传给了我。

    我有点受不了了,只好说:“翔翔你去洗澡吧,我没有事了”,她还是表现的很内疚的样子,问我还疼不疼,我告诉她没有事,她才去洗澡了。我躺在沙发上,脑子里不断的想像着她娇小赤裸的身子在浴室里的样子。男人有时是很矛盾的,特别是当他还有理智和道德时,我此时不知该怎么做,内心里我是挺喜欢这个小姨子的,可是感觉又有点对不起她们姐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吸引我。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她从浴室里出来了,手里拿着换下来洗好的咖啡色小内裤对我说:“姐夫你好点了吗,要不你先洗澡,你洗完我好收拾卫生间,”说完边到阳台上凉东西。

    我洗好澡出来她穿着老婆的纯棉睡衣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出来便起身到浴室去了。我坐下看到她已经为我从新泡好了茶水,我穿着T恤和方腿短裤,舒适的半靠在沙发上,不一会她就拿着洗好的我的内裤去阳台,我这才想起,我换下来的裤头习惯的放在盆子里。

    她很快就回到了沙发上,坐在边上那个小沙发上,我只好说:“谢谢你,”

    “什么?”她不解的看着我。

    “你帮我洗的袜子和短裤啊”,我的潜意识里又开始试探,她好像没有什么的说:“顺手的事,不然我姐回来还要洗的”….。


    我有一个和老婆同母异父的小姨子,因丈母娘的关系,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小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别,老婆要比同母异父的妹妹高出十几公分,由于婚姻问题,小姨子离婚了,单位的效益还可以,只是离婚后孩子的父亲经常借口看孩子来骚扰她,丈母娘只好找了单位的领导,把小姨子调到了销售部,派到我所在城市的销售服务点,为的是能够帮助照顾,同时利用我的关系能帮助小姨子完成销售任务。

    小姨子我结婚时见过,给我一个深刻印象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几年不见变化不大,还是那么漂亮和娇美,唯一的变化是增加了一些成熟,一米五几的个子像个少女,有点腼腆的用那双亮亮的眼睛看着我,甜甜的叫道:“姐夫,”然后脸一红便和我老婆,她的异姓姐姐说话去了。

    家里一般都是我下厨主勺,老婆炒的菜她自己都不喜欢吃,小姨子来了怎么也要弄好点,我弄了几个菜,孩子在我父母那里上学,上海的教育相对西北要好很多。

    自此小姨子每逢周末就会到家来,销售点的伙食也比较差,老婆在一家企业上倒班,所以有时周末要上班,家里就只有我和小姨子了。

    以往的周末我都会出去和朋友小聚一下,自从小姨子来了之后我就出去的少了,也许是在潜意识中就有占有小姨子的欲望,所以朋友叫也很少出去,有时看到小姨子刚洗完澡,那红红的脸颊和娇嫩的肌肤都会令我想若非非,可是老婆在我只好忍住,晚上房事时拿老婆当小姨子。

    为了能让小姨子在此地站住,我带着她去认识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一个星期时间帮她搞定了半年的任务,两人白天在一起同行,一起吃饭,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了,加上完成了她半年的任务她非常高兴,对我也不像刚来时那样腼腆,有时开玩笑还会打我,我自然会借机抓住她柔嫩的手,每当此时她都会羞红了脸,这说明她有想法,我也会借机试探她。

    有一次谈好了一笔不小的交易,她异常的兴奋,吃过饭我建议到黄河边走走,她欣然答应,两人沿着河边走,我有预谋的说:“翔翔(她的小名)今天高兴吗?”

    “嗯,当然高兴了,不过谢谢你了,都是你的帮忙,不然我就是找到人家也不会把单子给我的,”她一边说一边用亮亮的、有点羡慕眼神看着我。

    “那你怎么谢我?”我用充满了爱怜、情意绵绵的目光看着她,她和我对视了一下,感受到我目光中的内容后,一下变得侷促起来,白净的脸颊一下变得红润润的,低下头说:“我不知道,你想我怎么谢你?”

    我笑着没有说话,用手指指我的脸,她知性的明白我的意思,忽然变得顽皮的说:“你想的美,你是我姐夫你就该帮我的,何况我姐知道了会打我的,”

    我装作很失望又不愿放弃的说:“那我亲你也行。”

    “不!”她看我要动手,紧张的叫了起来,一下跑开了,我便追了过去,我中学是练中长跑的,国家二级运动员,她那是我的对手,没跑出三米就被我追上,看着她跑动时扭动的屁股,令我怦然心动,抓向后背的手一沉,落在了她软软的臀肉上,她一声惊叫并没有生气,嘴里不假思索的说:“流氓”。

    这我更不能放过她了,一下将她抱住,一只手不自然的按在了她的胸口,感觉柔软中富有弹性,她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身子发软的靠在我身上,我顺势在她红红的脸上吻了一下,我知道点到为止的道理,目的达到放开了她,她走开了一步有点哀怨的看看我,两眼中突然充满了盈眶的泪水,说:“你坏,你也欺负我。”

    她这样一下反而把我弄蒙了,没由来的哭了,我想是自己做过了,心中不由发酸,忍不住走过去,一下就将她拦在怀里,嘴里说:“对不起,我只是跟你闹著玩呢,我怎么会欺负你,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要不我会整天陪着你,四处帮你拉单子?”

    她听了之后抬头仰视着我说:“我姐知道了会骂死我的,姐夫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不能对不起我姐姐,”

    我用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说:“不会的,你我不说她怎么能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要紧,我爱着你姐姐,同样也喜欢你,这有什么,别哭了,你不喜欢我以后不碰你了,”说完松开了她,她的脸上马上露出了些许的失落感。

    我深得欲擒故纵的道理,这也是我泡良常用的手段。我扭头就走,脸上显露出极度失落的样子,没走出两步就听到她追上来的脚步声,然后袖子一紧,她拉住我说:“你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转过身对着她说:“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失落”。

    她用亮亮的眼睛告诉我她的委屈,说:“我明白你的心,可是我不能,你叫我怎么面对我姐姐,要破坏你们的婚姻也不会到今天。”

    说著两行泪水又涌了出来,到此时我才有点反应过来,她对我的称呼已经不是姐夫而是你了,同时听了她的话感觉她话没有说完,不由追问:“你说什么,破坏我和你姐姐的婚姻?”

    她用充满了伤感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就告诉你吧,自从你和我姐第一次回家,在公园你救小孩的那次我就喜欢你了,不过我没有说,也知道我不能做这种事,我就想你走了我就会忘了的,可是越想忘就越忘不掉,我结婚就是想忘掉你,可是……”

    我听了她的话我无语了,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我开始害怕会伤害到她,两人默默的走着,还是我打破了沉默说:“翔翔我真的不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从内心喜欢你,以后我会尊重你的。”

    她脸上开始露出微笑的说:“我知道,你这几天一直陪着我,我心里特别高兴,以后怎么样是以后的事,总之我明白你对我的心也算是有了回报,我已经知足了,走吧!”说著抱住我的胳膊,我竟然有了不自然的感觉,内心也明白得到她不难,可是一旦失去理智就不好收拾,不由自主的自嘲般的笑了。

    这天周五,老婆正好上小夜班,晚上八点上到夜里两点,为了安全一般都会在单位提供的宿舍睡,早上再回来。吃过饭老婆收拾了一下便走了,我和小姨子坐着看电视,无聊的电视使得我们边看边聊,开场无非就是问她的工作怎么样,说著话题自然转到了她的婚姻上。

    “翔翔你不该那样,就算要找也找个好的,你这么漂亮还怕找不到?”我提起了上次河边她说的话,她一下就明白我说的什么,说:“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吗,那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又没有怪你,”

    “可我这一阵一直在自责,总感到对不起你,”我从心里说出来的话。

    “好了,男人一点好不好,我都没怎样你反而像个女人,”说著透出心中甜甜的样子。

    大约是感到有点别扭或是不自在说:“我上网去了,”说著就到我的工作间去了。(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书房,我经常上网什么的,以后会是儿子的学习的地方)

    我望着她娇小的背影,心想真不错她能有这样的心胸,可能许多男人也未必能如此看的开,可是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她和那个男的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加上那男的贪杯又不知道珍惜她,在外面胡来,而现在能和自己心仪的人在一起,性情、心情、理智都会好很多。

    我正在胡思乱想她在里间叫我:“姐夫你来看看怎么了?”我起身到了房里,一看不知她上了什么网一下跳出了许多的广告页面,她关都关不及,我忙打开屏蔽功能,将所有的网页关了马上杀毒,果然杀出两条,她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有责备她只是随口问:“你上什么网了?一定是色情的。”

    “没有,是一个聊天的,有一个购物的广告,我想看看卖啥的,结果一点就这样了,”她有点急切的说,此时我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由于位置的关系,我只能站在她的身后,半俯著身子,因此离她非常的近,她身上散发出来女性特有的那种淡淡的体香和洗发水的味道,鼻子里的感觉令我的神经开始快速的兴奋和冲动起来。

    她见自己的话没有回音,不由扭头看我,脸一下就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如同被人在面部打了一拳,一股酸胀带有轻度晕眩的感觉使我闷哼一声,头如抽筋般的后仰,双手摀住了鼻子,同时感到鼻腔发热发痒,有什么流了出来。

    她也被碰的不轻,轻叫一声摀住了耳朵上面的部位,还是关心的转头看我,猛地就跳了起来说:“快,哎呀都流血了,”说著拉我往卫生间去,我便顺着她到了卫生间,她忙帮我洗,一边洗一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告诉她没关系。

    洗好出来,她让我躺在沙发上,然后用一条湿的凉毛巾折叠起来放在我的额头上,用冷却法帮我止血,由于她的个子不高,又是半弯腰的俯身,她的脸正对着我的脸,从她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同时由于低头,家居宽松的衣服下垂,使得胸前一下空出许多的空间,这使我一览无余的看到她咖啡色的乳罩无法完全遮盖住的乳房。

    她的胸乳不算太大,只能说是中国女性中较丰满的,此时乳罩上方露出的洁白粉嫩的肉团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冲动,一股热流从肚脐下的丹田直冲大脑,一股将她抱住的欲望在脑子里和另一个道德的我打着架,道德的我令我闭上了眼睛,而另一个我则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勾画出她娇媚赤裸的身姿。

    她的起身是我获得了暂时的解脱,但是随着她将从新用冷水冲洗过的毛巾再次敷在我的额头时,她尽然坐在了我身边的沙发上,弹性很好的臀部透过薄薄的布料将她的体温传给了我。

    我有点受不了了,只好说:“翔翔你去洗澡吧,我没有事了”,她还是表现的很内疚的样子,问我还疼不疼,我告诉她没有事,她才去洗澡了。我躺在沙发上,脑子里不断的想像着她娇小赤裸的身子在浴室里的样子。男人有时是很矛盾的,特别是当他还有理智和道德时,我此时不知该怎么做,内心里我是挺喜欢这个小姨子的,可是感觉又有点对不起她们姐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吸引我。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她从浴室里出来了,手里拿着换下来洗好的咖啡色小内裤对我说:“姐夫你好点了吗,要不你先洗澡,你洗完我好收拾卫生间,”说完边到阳台上凉东西。

    我洗好澡出来她穿着老婆的纯棉睡衣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出来便起身到浴室去了。我坐下看到她已经为我从新泡好了茶水,我穿着T恤和方腿短裤,舒适的半靠在沙发上,不一会她就拿着洗好的我的内裤去阳台,我这才想起,我换下来的裤头习惯的放在盆子里。

    她很快就回到了沙发上,坐在边上那个小沙发上,我只好说:“谢谢你,”

    “什么?”她不解的看着我。

    “你帮我洗的袜子和短裤啊”,我的潜意识里又开始试探,她好像没有什么的说:“顺手的事,不然我姐回来还要洗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