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最新版换妻记最新版换妻记

    发布时间:2019-09-21 00:02:09   


    前年春季,我和妻子去苏州一游,经历了一次难忘又激情的换妻性爱,原本以为只是一夜激情,岂料却一发不可收拾,和对方妻子多次在酒店幽会,自己的妻子也遭对方老公再次蹂躏。

    事后,既有不快的悔恨,也有美好的回忆,本打算把它交与网友评判,无奈当时双方有约在先,誓言将此事埋藏心底,永不见光,所以搁置了下来。

    两年多来,一直记挂此事,男欢女爱,乃人之常情,换妻易夫,属两相情愿,曾经有过的美好回忆,应与世人分享,功过是非,该由他人评判。

    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最终决定把它写出来,由大家定夺。

    本人姓曾名田,三十有五,身高175,在一家进出口工司任电脑部主管。

    太太林雪萍哈尔滨人,三十有一,是平安保险西安分工司的推销员。

    妻子雪萍吉林人,168公分,身材高佻,皮肤微微幽黑,有一副东亚人的性感面孔(有些像菲律宾女人),体态丰懑,双肩浑圆,大腿丰润,尤其是那对那对浑然天成的E罩杯乳房,让男人一见就立马会产生情不自禁的冲动,她性格开朗,为人热情,乐于助人,但也非常好强,不管对错,从不甘示弱,喜欢调侃和取笑人,因而时常得罪人。

    雪萍现任中国平安保险工司推销员,五一假期刚过就接到工司通知,派她去苏州参加一个为期两周的培训班,雪萍乐颠颠地跑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并希望我能利用这次机会陪她去苏州游览一趟,当时我公司正打算把我提升到主任,忙得我不可开交,两周时间对我来说真是过分奢侈了,但又不甘心把老婆放单飞这么久。

    雪萍人脉广泛,开放爽朗的性格,性感的长相,高佻丰满的身材在保险界小有名气,本来这界培训班仅区区百号人注册,但当雪萍的名字出现在报名单上后,注册人数突然巨增500%,一下飙至千人有余,男人们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甘休之气势。

    雪萍身材丰满,乳房圆润,男人见到后的第一愿望就是恨不得立马放倒后圆房,这么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即便她不惹男人,男人也要设法搞定她,老婆被人偷吃也算了,万一给我怀个一男半女的回来,连老爸是谁都闹不清,让俺情何已堪?再说,我没去过苏州,不如就此去游玩一趟,省得这半月身边没女人,还得自己解决。

    这次俺名义上陪老婆旅游,其实是防色狼乘虚而入,哎,这年头,作老公真不易唷!我硬着头皮请了两周假,将幼儿托给岳父母照顾,便和雪萍一同去了苏州。

    到了苏州,下榻饭店,平安工司为每个来参加培训的人员定了标准的大号客房,房内有两张床,一个沙发,桌子等家具…,一应俱全。

    培训班上,我们遇到了雪萍的大学其间的同班校友张文,张文现在哈尔滨的平安保险分工司任科长,大家都称他张科,大学期间,张文和雪萍都是班委会的,张文任班长,雪萍是体育委员。

    张文对雪萍一直关照有佳,雪萍现在的工作还是他给介绍的。

    张文是山西人,读大学前当过五年兵,打过越战,军历丰富,四十多岁,比雪萍大整整一轮,瘦瘦的身材,黑黑的皮肤,矮矮的个头,约168的个头,按雪萍的说法就是个标准的“二等残废”。

    张文虽然矮小,张得倒也不难看,可这家伙嗜烟酒如命,平时烟不离手,餐餐有酒,熏出一口黄牙。

    张文生性风流,出了名的色鬼,做尽眼花缭乱之事,吹嘘有“夜度十女,金枪不倒”

    之功力,并深信“采阴补阳”

    之邪说,和女人性交从不戴套,且定要内射,认为既可取悦身体,又可延年益寿。

    这位仁兄手下管着二十多名女性保险经纪人,除了一个50岁以上的老姑娘外,其余都被他潜规则过,据说她老婆的第一次是被他“强暴”

    的。

    我暗自幸庆雪萍不是他的直接下属,不然一定也逃不过他的魔爪,不过他为人豪爽,乐于助人,尤其对女人,更是有求必应,女人缘极好。

    这张文虽然貌不惊人,却娶得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这次也一起来了。

    此女姓周名淑媛,吉林白城人,雪萍的同乡,身高170左右,姿色无双,我初次见她时,被她的美貌和性感看得目瞪口呆,一对水汪汪的大眼,长长的眼睫毛,薄薄的的红唇,长相甜美,身材高佻,乳房高耸,皮肤洁白,三十六,七的女人却长得像二十五,六的姑娘。

    淑媛至今没生育过,可惜这么一个绝色美人,却插在一堆牛粪上,让我这个英俊男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调侃他俩是中的矮脚虎王英和一丈青扈三娘投胎下凡,本人受党教育多年,不信封建迷信,却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想必这张文这厮绿油油的帽子一定不少,不过,我猜这家伙床上功夫一定着实了得,女人才会喜欢他,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他确实是征服女人的高手。

    在苏州那些天,晚上,大家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打牌。

    白天,雪萍和张文都去了培训班,就剩下了我和淑媛,自然结伴去景点游玩。

    淑媛比我大五岁,我和她早就认识,只是未曾如此接触过,这次天赐良机,不但有幸一睹芳容,还能和她一道游山玩水,乃三生有幸,呵呵~~。

    平心而论,雪萍的长相和身材并不输给淑媛,脸蛋虽没有淑媛那么亮丽,却也有她独特的妩媚,可炎黄子孙的男人素来有“善于发现别人老婆优点”

    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发现淑媛不但性感漂亮,而且热情开朗,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大胆泼辣,体贴有佳,而且还多一种潘金莲式的风骚和妖娆…。

    只从和她见过后,我神魂一直颠倒,恨不得立马和她圆房,外出游玩时她大大方方地牵着我的手,宛如一对卿卿我我的夫妻,惹来不少羡慕的眼光,尤其是被她柔软炽热的手牵着,被那妩媚甜美的微笑瞟过,撩得我心猿意马,魂不守舍,荡了三魂,走了七魄,哪还有心思观风赏景?激情上来,恨不能将美人一把搂入怀中吻个饱,这种催促人性的折磨是何等的痛苦!这天一大早,我刚起床,就听到有人匆匆敲我房间的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淑媛,两手抱着一大堆土特产,手里还拎着一盒早点。

    “小曾!快~~!我给你买了早点,快来吃~~”

    淑媛满面红光兴冲冲地对我说道。

    我只觉心中一热,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心里泛起阵阵涟漪,多么温柔的女人啊!只恨爹娘生自己太晚,没能娶她作老婆,真想抱住美美亲一口,但还是憋了回去。

    我赶紧接过糕点点盒,将她迎了进来。

    突然,淑媛怀中抱着的土产盒子哗地散了开来,我赶快冲了上去帮她托住,匆忙中手腕不摸到她的酥胸。

    “啊!你~~,小曾~!干什么呀!占我便宜阿~!”

    淑媛脸颊微微一红,矫揉地说道。

    “没有啦~~~!我想帮你接住嘛~~”

    我的手颤抖了几下,血往脑门上涌。

    我和淑媛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四目相望,眉目传情,她深邃的眼窝内流露出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暧昧和期待。

    我再也憋不住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了上来,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一下子把淑媛从背后紧紧抱住。

    “啊~~,小曾~,干嘛呀?”

    被我突袭,淑媛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半推半就地躲闪着。

    没等她缓过神来,我顺手一拉,将她身子扭了过来,面对面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淑媛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用手轻轻推搡着我,色厉内茬地低声叫道:“你~~!你放手,放开我啊~~!”

    “淑媛~~,我~~我喜欢你!”

    感情犹如山洪爆发,我话出了口,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小曾,别~~,别啊~~,不要啊~~,不要这样子啊~~”

    淑媛先是低头不敢面视,而后用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瞥了我一眼,再轻轻闭上,转到了一边…。

    妈呀!女人的这种眉眼,本人这辈子只在电影中瞧到过一次,搞得我一周都魂魂不守舍,如今亲眼目睹,美得我差点儿晕了过去。

    咱也是娘生爹养,凡骨肉胎,搂着性感的人妻,连阴囊里的精虫都闻出了新鲜女人的味道,争先恐后地往外蹦,拦都拦不住,那柔软的阴茎立马竖成了一根粗壮的肉棒,将裤裆撑顶成个小帐篷,淑媛侧眼瞄到,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把头转过去,只装没瞧见。

    我再也忍不住啦!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的脸拧了过来,低头就往她那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下去。

    “不行!不啊~!啊~~唔~~嗯~~!”

    淑媛躲闪不及,嘴唇被我死死吻住,左右摇摆着头躲僻着。

    我兴奋极了,什么都不顾,抓住她的双手,嘴紧紧地压在了她的唇上,舌头使劲往里钻。

    她羞红了脸,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嗯~~嗯~~嗯~~”

    地嘟囔着,阻挡着我的舌头插进入她口中。

    我淫心荡漾,欲火焚身,隔着衣服一把摸住了她高耸的乳峰。

    淑媛“呀~~”

    的叫了一声,试图抵抗,嘴唇却不由自主的张开了,我抓住时机,舌头使劲往里一顶,呼地进入了淑媛柔软湿润的嘴里,那种感觉既热烈又润滑,舒适无比,她半推半就地躲闪着,让我淫心更旺,用力将舌头插入她的嘴中,再把她的舌头吸入口中。

    “唔~~嗯~~嗯~~嗯~~!”

    淑媛的脸颊左右晃动,假惺惺地躲闪着我的进攻。

    我嘴唇死死贴住她的双唇,舌头紧紧插在她嘴里来回搅动着,手在她胸脯上使劲揉捏着,肉棒顶死在裤裆上…。

    淑媛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放弃了抵抗,我俩热烈亲吻了起来。

    淑媛真是个接吻高手,嘴唇热烈又激情,还透出一股幽幽的清香,我好羡慕她老公,光他老婆这热烈的嘴就够男人受用啦。

    我颤抖着手,摸进了她的衣服内,捏住她的乳房,哇!真是个丰满的女人,乳房又大有圆又坚挺!“啊~~!你坏耶~~,不可以~~小曾!不要~!不可以这样~放开我~~放开我呀~”

    她躲闪着身子,却欲拒还迎。

    淑媛扳住我的手腕往外推,她臂膀圆润有力,如果使劲低档的话,我搞不定她。

    我使出浑身解数,两脚夹住她的双腿,再将她的双手反拧到背后紧紧扣住…。

    制伏住淑媛,我腾出一只手,颤抖着解开了她胸前的衬衫钮扣,哇赛!一对饱满的奶子将胸罩撑得鼓鼓囊囊…。

    我理智全失,一把扯下乳罩,一对圆滚滚的肉球蹦了出来。

    淑媛胸脯着实丰厚,胸口一道深邃的乳沟,乳房剧烈起伏…。

    “啊呀~~~~好过分!怎么可以下掉我的胸罩…,难为情死了~~~”

    淑媛满脸羞红。

    我暗自好奇,淑媛没生过孩子,乳晕却又宽又红,乳头又圆又大,仿佛充满汁液的葡萄一般饱满。

    我早已意乱情迷,恨不能即刻化到她身上去。

    “啊~~~嗯~~…到此为止吧~~,我老公是你朋友,朋友妻不可欺唷~~”

    她颤抖着身体,沉重地喘息着。

    宝贝哟,都这地步了,你说你老公是俺朋友,俺还得承认他是俺朋友啊,常言道“朋友妻,用来骑”,那“朋友妻,不可欺”

    的说法分明是谣传,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琢磨着操副总统戈尔的妻子哪,俺这小百姓操一次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朋友的老婆不算过分吧?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性感,不日你一次也对不起俺的小弟弟,古人云“有逼不操,大逆不道”

    我现在欲火焚身,天塌下来了也不管,先好好享受一下人妻再说。

    “淑媛姐,我~~,我~~,我要作一次你老公~~!”

    我颤抖着胡言乱语道,边说边开始剥她的裤子。

    “嗯~~,不要啊~~!小曾,我喜欢你,但~~,不可以做那事,我~~,我老公知道了可就完了!”

    淑媛的声调愈来愈颤抖了。

    女人越挣扎,我越兴奋,什么都不顾了,死命往下拽她的裤子。

    “啊~~~!不啊,不能脱~~,不能脱裤子~~,不可以~~,嗯~~,不啊~~”

    她急促地喘息着,声调颤抖却不坚定,内心在激烈地挣扎着。

    我懂女人的心理,丰满的女人一定性欲旺盛,人妻都渴望体会一下别的男人的滋味,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对我有了感情,我对自己也有信心,和她老公比,我可强太多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么难得的机会不抓住,将来必定要悔恨终生。

    “淑媛姐~~,恕俺得罪~~,今天~~俺要定你了~~”

    我颤抖着声调。

    我掰过她的身子,把她脸朝下背朝上地压在身下,骑在她屁股上,将她的双手死死拧在背后。

    “不~~!不要啊~~~!放开我!放开我啊~~!”

    淑媛扭动着屁股,双腿上下踢打着床沿。

    我终于将她制伏,抽掉了她的皮带,她垂死挣扎般地拧动着臀部…,我双脚紧紧夹住她的双腿,拉掉了她的皮带,拉下她裤子。

    淑媛露出了薄薄的粉色内裤,紧紧地包裹着圆润的臀部,北方女人那白皙丰润的大腿看得我血脉喷胀,理智全无,抓住她的内裤就扯了下来…。

    “啊~~~,嗯~~~坏啊~~~,你~~你~~你坏!欺负女人~!嗯~~~你坏死了~~!”

    淑媛喘着粗气尖叫着。

    淑媛那愈拒还迎的尖叫让我极度亢奋,睾丸里的精液刺激着阴茎,将阳具撑得像一根铁棍,硬棒棒地顶在裤裆里,下体仿佛一泡尿紧紧憋在肚子里。

    一片黝黑的阴毛从淑媛的腿根部露了出来,中间一道深红色的缝隙,两片肉色的阴唇…。

    我的欲血将肉棒撑得发痛,死死地顶在裤裆上。

    “不要~~!不啊~~~~!”

    淑媛一眼瞥到我高耸的裤裆,面唰地红到了耳根。

    我亢奋到了极点,什么都抛在了脑后,拉下内裤,扶着铁棒似的鸡巴就往她腿跟插。

    “啊…!不要呀~~!不能插进来!啊~~!不要~~!”

    淑媛急得吱哇乱叫了起来。

    我用舌头塞死她的口,不让她喊出声来,肉棒往她的双腿中央顶进去。

    …阴茎碰到了炙热的阴唇,却被她闪开了,几次冲击都未能插入,人妻扭动着身体躲避,惹得我愈加欲火难忍。

    我猴急地用手捏在她的阴唇口狠狠摸了几下,哇!热乎乎,湿漉漉的…,手指一把插入阴道,抚摸起来。

    “啊~~~!你~~流氓~~~,流氓~~”

    淑媛全身颤抖,尖叫起来。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激情万千,如果立马插入,一定会很快泄掉,今天得细细品尝这个女人,我抬头做了几个深呼吸,让那几乎快要被欲血撑爆的阳具冷却一下,以免憋不住泄出来,自费了武功。

    我吻住了她的嘴唇,同时开始慢慢抚摸着她的阴唇和的阴蒂…。

    淑媛屈服了,放弃了挣扎,我再次对准她的洞口…。

    “嗯~~~不~~~不啊~~”

    淑媛喘着粗。

    我死命往前一送。

    “啊~~~~~~~!啊~~~!”

    淑媛大叫一声,头呼地颤动了一下,脸部斜到了一边…。

    噢~~!刹那一股热流将我阴茎包裹了起来,无比舒适。

    “你~~~你~~~~流氓~~,强奸我~~”

    淑媛阴道猛地收缩起来,死死夹住的阴茎。

    “啊呀~~!拔出来~~!快拔出来啊~~!流氓~~!放开我~,快拔去啊~~!”

    淑媛似乎回过神来,挣扎了起来,试图把我的阳具挤出去,我紧紧抱住她的臀部,肉棒死死顶住她的阴道,不让阴茎滑出去。

    我忘却了一切,阴茎奋力抽插阴道,舌头吸入嘴中,唾液交融,双手揉捏丰乳,男欢女爱,鱼水交融,体味着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享受着这一生极为难得碰得到的美好时光,我真正体会到为什么中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

    “嗯~~不准射~~,不准射进来~~~嗯~~嗯~~”

    淑媛呻吟着。

    “淑媛姐~~,要射,今天要彻底作一次你男人~~”

    我刺激得言乱语。

    “嗯~~,嗯~~,啊~~噢~~,小曾,但千万不可以射进来啊~~!我老公不能生育,怀孕了可就麻烦啦~!嗯~~,啊~~”

    淑媛已经欲罢不能了。

    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淑媛至今没孩子…,心中泛一股怜悯。

    “呵呵,淑媛姐~~,干嘛不让俺帮忙呢~~?”

    我淫笑着对淑媛说道。

    “去你的~~,色鬼!你霸占了别人的老婆,还要奚落人~~!坏死了~~”

    淑媛用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张嘴在我唇上咬了一口。

    “哇~!敢咬我,看怎么收拾你~~!”

    我兴奋难以自己,在她的腰间咯吱了几下,鸡巴往她阴道深处凶猛地捅了几下,以示“惩戒”。

    “啊~啊~!!坏啊~~,你坏啊~~!!”

    淑媛兴奋得狂叫了起来。

    刹那间,仿佛全身得欲血涌到了头上,低头在她赤裸的乳头上咬了几口,在她阴道里激烈地抽插起来…。

    “喔~~啊~~不能啊~,不能射~~”

    感觉我的动机,淑媛激情又焦急地挣扎起来。

    我忘却了一切,不管不顾地疯子般地抽插起来,舌头死死顶入她口里…。

    “啊呀~~,小曾,别射~~求你啊~~嗯~~嗯~~不要~~”

    淑媛颤抖着声调,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嗯~~呐~~~,操你老婆~~你老婆被别人操~~!”

    淑媛胡乱嚷着。

    “哈哈~~我把她送给你老公玩~~”

    我胡言乱语地回答着,越来越刺激。

    “嗯~~啊~~,你老婆被我老公强奸~~被我老公操~~……”

    淑媛已经语无伦次了。

    “行~~俺先强奸了他老婆再说~~!”

    我往淑媛的阴道深处死死捅了下去。

    “嗯~~啊~~,坏蛋~~,坏蛋~~~喔~~嗯~~啊~~!”

    淑媛的那句话“你老婆被我老公强奸”,一个奇怪的淫念闯入脑海:如果她老公也用同样手段对付雪萍…。

    一股酥麻感灌遍入身体,一阵剧烈的刺激冲入阴囊中,精液凶猛地喷了出来,射进了淑媛的阴道内…。

    “啊~~~!啊~~~!不啊~~!嗯~~~,喔~~,嗯~~”

    淑媛激情地尖叫起来,阴道猛烈地收缩着,将我的阴茎紧紧地挟住,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第二章 “你如搞得定我老婆,今晚她归你”

    在淑媛体内释放了激情己近一周,至今相安无事,我暗自辛庆,荷尔蒙又萌动了,时刻回味着和淑媛翻云覆雨时的美好滋味,后悔当时不够勇敢,没有多射她几炮。

    周五是培训班最后一天,明日大家各奔东西,我作东请淑媛夫妇吃了顿丰盛的晚餐。

    张文笑容可掬地送给雪萍一条粉红色的宝石碟真丝围巾作为答谢,并亲手给她戴到脖子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手触到了雪萍的乳峰上,我一阵醋意,假装没看见…。

    席间大家开怀畅饮,晚上十点多摇摇晃晃地回到了住所,本想立马休息,淑媛提出要打牌,说今晚玩通宵,明天在火车上睡觉。

    能和淑媛都多呆一会儿,当然求之不得,却又怕这女人酒后失言,那就麻烦了,却又不敢拒绝,只好硬着头皮铺开牌局,暗中祷告,但求无事。

    四人来到了我的房间,开始玩牌,淑媛外卖叫来了脾酒和小菜,大家边喝边玩。

    今晚大家特别放得开,气氛和平日不一样,迷漫着一种不寻常的暧昧和刺激,连空气都好像在酒精里浸泡过似,让人忘乎所以。

    男女调笑嬉虐,嘻笑打闹,有红裙相陪,张文更是兴奋异常,淫言戏语,黄口不断,不时抛出些撩拨调情之语,谈到热处,还会在雪萍腰间摸一下,臂上捏一把,就差没抓奶子了。

    淑媛虽谈笑风生,却毫无酒后吐真言的征兆,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开始随着气氛跟她眉来眼去,四目传情,两人淫言戏语,不时还把她老婆来老婆去地喊着。

    一打脾酒很快下肚,雪萍和淑媛浑身燥热,脱掉了外套衬衫,穿着背心,露出了圆润的双肩和深深的乳沟,裹着胸罩的乳房在胸脯上来回抖动,丰润的大腿从裙子里伸展出来,隐隐约约地露出细小的内裤,两个男人看得魂不守舍,犹如色中饿狼,连眼珠子都快要蹦了出来。

    “今天是俺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夜~~,玩点新鲜的吧?”

    张文色迷迷地瞥了雪萍一眼,突然迸出一句。

    “呵呵~~,想玩什么啊?不会是馊主意吧?”

    雪萍眯着眼追问。

    “嗯~~,俺~~,嗯~~,俺们闹点~,闹点刺激的~,换个老婆过夜吧~~”

    张文朝雪萍瞟了一眼,吞吞吐吐,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头皮一麻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大家,不知如何作答。

    “哈哈~~,科长大人,您这老色鬼果真想出了馊主意啊!不怕老婆让你跪搓衣板吗,哈哈哈~~”

    雪萍红着脸对张文调侃道。

    “哼~~,我干嘛让他跪搓衣板啊?我还就要你老公陪我睡一夜呢,呵呵~~”

    没料淑媛突然插进来回应道。

    我脑子呼地一下朦了,这下麻烦了,从没见淑媛如此放荡过。

    “哈哈~~!你敢睡我老公~~?哈哈~~,看他敢睡你吗~~?哼哼~~”

    雪萍一脸地不在乎,当仁不让地回应淑媛。

    “妈滴~!俺就不信啦~~,小曾,刚才你还喊俺老婆呐,今晚俺就给你当一次老婆,要不要?”

    淑媛转过头,挑衅地盯着我。

    “啊?这~~这~~这~什么~~说什么~~”

    我有点语塞,心底却泛起一丝隐隐的刺激感。

    “说啊~~!要不要当一次俺老公?~~快说啊~~”

    淑媛步步紧逼,乌黑明亮的眼珠死死瞪着我,眼里流露出一种从未见过的挑衅和只有我才可以心领神会的暧昧。

    “嘻嘻~~,想要啊~~!”

    我不知怎么壮胆蹦出了一句。

    “啊呀~~什么~~!TMD!狗日滴你包色胆啦!竟然还想睡别的女人~~?”

    雪萍一把拍在我头上,狠狠瞪了我一眼。

    “嘿嘿~~,他睡俺老婆,俺睡他老婆不就得咧,哈哈哈~~”

    张文声色淫荡地嚷着。

    “去你的~~!我才不要你这半残哪~~!”

    雪萍羞红着了脸,拾起桌上烟盒砸向张文。

    淑媛的脸顿时沉了下来,露出不悦。

    “欠操!这女人欠操!老张,今晚你收拾她一次!”

    她忿忿地朝她老公嚷道。

    “哈哈~~,吹牛吧,他能有啥能耐~~!哼哼~~”

    雪萍毫不示弱,进一步顶撞对方。

    “娘个逼~~今晚俺就要操你这娘们~~”

    被淑媛一挑,张文喷着酒气朝着雪萍嚷着。

    “哈哈~~,老张,你要能搞得定我老婆,今晚她归你~~”

    不知哪根神经短了路,我竟然冲动地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一出口,头皮一阵酥麻。

    “老公,他妈滴今晚你狗胆真不小啊!想睡别人的女人,还要把老婆送给别人玩~!”

    雪萍一脸羞怯,脸颊浮着红晕,拎起一盒扑克牌砸了过来。

    “哈哈!中啊!雪萍,你老公都同意了咧,今晚你是俺滴咧!”

    张文色迷迷的眼眯成了一条缝。

    “哼!老色鬼~~,谁怕你啊~~嘿嘿~~”

    雪萍双手插腰,胸脯挺得高高的,一脸不在乎,挑战地回应着对方。

    “妈滴逼~~!老张~~你这吊男人咋这没用?收拾这欠操的娘们~~!”

    淑媛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劈啪”

    一把桌子拍得振响。

    被老婆一激将,张文站起来呼地朝雪萍扑了过去,雪萍拔腿就跑,两人你来我往地围着桌子追逐起来…。

    张文很快就逮住了雪萍,两人扭在了一起…,女人拗不过男人有力的手腕,很快被反剪住双手。

    “啊~~!放开啊~~老公救我~~,嗯~~~~”

    张文视我不在场般,一把拧住雪萍的脸颊,一口吻住了她的双唇,舌头呼地插入她嘴里。

    “啊~~不要~~!嗯~~啊~~”

    雪萍扭动着脸颊尖叫着抗拒。

    看到这场景,一阵酥麻感冲入我后脑勺,脸颊一阵炽热…,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

    雪萍奋力挣脱开来,很快又被张文反扭住,并恶狠狠地在她鼓鼓的奶子上揉捏了几把,好像在惩戒她反抗…。

    我嫉妒又刺激,不知如何是好,思惟彻底紊乱…,忽然,我脸颊被有力的双手扳住,一股女人的体香迎面扑来,淑媛的热唇压住了我的唇,滑溜溜的舌头呼地钻入我的嘴里,我酥麻得腾云驾雾一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顺势和淑媛热吻起来,一对舌头搅缠在一起。

    我迫不急待地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一只手胡乱揉捏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一把撩起淑媛的裙子,哇赛!淑媛穿了一条比基尼式的薄薄的三角内裤,狭狭的裤裆勉强包住她那肉感的屁股。

    兴奋得我差点儿晕过去,上帝啊!您老怎么把女人做得这么性感来摧残俺男人的身体啊!这女人今晚可是有备而来。

    这些天和老婆嘿咻时都把淑媛当意淫对象,没想到性福来得如此突然,淑媛现在又躺在了我的身下,这苏州可来得太值啦!虽然我老婆也要失身于她老公,但我日淑媛在先,横竖也算我先赚到。

    淑媛紧紧勾住我的双腿,嘴唇紧紧贴在了我的嘴上,热辣辣的舌头毫不客气地在我的嘴里翻滚,俩人的舌头像两条泥鳅似的绞缠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对方的热唇。

    我撕掉了她的内裤,紧紧按在了她湿漉漉的阴唇上…。

    “啊~~!嗯,嗯,唷,你坏~,你坏~,你好坏~~!嗯~~!”

    淑媛一把抱紧我,嗲嗲地喊叫了起来,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嘴紧紧咬住我嘴。

    唉呀!我的姑奶奶,还让不让我活啦!“不啊~~滚开!!~~~放开我~~~~”

    雪萍的尖叫羞红着脸嘶叫着,双腿踢打着床沿。

    “嘿嘿,~得狠狠家训她一下~~嘿嘿~~~”

    淑媛得意又诡异地淫笑着。

    张文将雪萍压在床上,从她脖子上拽下那条宝石碟纱巾,捆扎在着雪萍的双腕上…。

    “嗯~~嗯~~~~~,放开我~~~~”

    雪萍羞红着脸嘶叫着,双腿踢打着床沿。

    “妈滴,你这娘们欠收拾!~~~”

    张文怒吼着把手伸进了雪萍的裙内…。

    “啊呀~~不要~~!~~~~”

    雪萍尖叫几声,身体狂颠了几下,很快屈服了下来。

    我很清楚张文摸在了雪萍什么部位,一股热流从脊背直冲大脑,我头脑一阵眩晕,头皮如触电般麻辣,脸颊刺激得发烫…。

    雪萍被地反绑着丢在床上,“嗯~~~~~唔~~~”

    倔强地叫嚷着,羞红着脸拧动着身体,那条艳鲜艳的宝石碟丝巾把她双手紧紧捆扎在背后,上面一个大大的死结。

    第三章 淑媛和张文的那些事

    高佻艳丽的淑媛从来没看上过张文,这男人长相不能算丑,但个头矮小,满身烟气,一口黄牙。

    五年前,淑媛揣着五百元从东北农村老家来上海投奔远方表哥,来到后的第三天就被老婆还在月子里的表哥强奸,淑媛一横心到了夜总会作陪酒女郎,卖笑却不卖身,一周后就被老板炒了鱿鱼,走投无路的她伤心地坐在路边的凳子上哭泣,被常来酒吧的张文看到,将她带回了家中。

    淑媛在酒吧工作虽短,却接待过张文数次,觉得他和其他客人不一样,对人彬彬有礼,从没有对她伸过咸猪手,张文告诉淑媛,自从和前妻分手后,自己一直独居在这300多平米的三室两浴的房子里,只要她愿意,可以先住下,再慢慢找工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