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小魔女的羞羞事01~04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08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5-31 10:13 编辑

    本来不太喜欢码字,在论坛上看了很多,渐渐升起了把自己经歷写下来的念

    头。比起高手哥哥姐姐们,我写得肯定非常青涩,也不一定有人喜欢看,但是,

    我觉得,有勇气正视过去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一种尊重吧。

         好了,不啰嗦啦,赶紧开始吧。

    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年龄就不透露了,反正是90后出生,身高167,

    体重常年在92-94上下,皮肤有着四川女孩特有的白皙和光滑。

         手指纤细,小腿笔直,屁股不大,目前还比较翘挺。腰一直是我比较自豪的

    部位,因为我不用去取掉一根肋骨,最近流行的摸肚脐还是比较轻松的。唯一不

    满意的就是乳房,可能是因为比较瘦,所以只能穿到75B,下面比较特殊,沒

    有毛毛(羞羞)。全身体毛都比较少。

                              第一章 我的学长哥哥

    我生在西部的一座城市,这里以时尚、科技、创新、开放和多元引领了西部

    发展,相信大家已经猜到我是哪里人了。

         我的家是一个中产家庭,爸爸妈妈在事业上小有成就。可能是信奉「穷养儿,

    富养女」吧,我在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长大,爸爸妈妈力所能及地为我提供好的

    物质条件,同时培养我不奢侈浪费的性格。

         可能天生比较活泼,从小就能和男孩子们打成一片,对异性和自己身体上偶

    尔的触碰也不是特別在意,开朗的性格也让我身边一直都有好多朋友,各个圈子

    都能玩到一起。

         从12岁开始出现第二性征,知道自己和男孩子不一样时,我就开始喜欢打

    扮自己,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清爽风格,加上自己皮肤比较白净,长得比较精緻

    (朋友们的结论),身材比较匀称,身边男生一直不断。

         上初中的时候,可能女生比较早熟,当时,同班的男生都不懂事,大多数还

    处在不敢轻易表白的阶段,只知道沈迷游戏,所以,敢于大胆追求女生的都是高

    年级的大哥哥。

         可能自己比较乖巧,性格又比较开朗,很多男生都喜欢我。中间也谈过几个

    男朋友,当时自己也挺单纯,只是觉得不能轻易让男生得逞,所以,每次出去都

    还洁身自爱,知道不能跨越底缐,顶多也就是牵牵手,搂搂肩,最多也就是亲一

    亲。

         追的人多了,为我打架的也就多了,弄得我很苦恼,直到有个高三的男生出

    现,其他人才稍微收敛。

         那年我初二,他当时主动找到我,说当我哥哥,要保护我,免得我被人骚扰。

    他是我们学校足球队队长,人缘特好,感觉比较干净,我对他印象不错,也就一

    直认他当哥。

         他每次踢球,都让我去球场边看,还特意让我帮他拿水,踢一会就过来喝水。

    每次回家都送我一段,还经常给我带小零食什么的,也说过很喜欢我,但一直沒

    有说过要和我拍拖,我就一直把他当哥哥看,时间久了,也就不怎么设防了,拉

    拉手啊,抱一抱啊什么的肢体接触也沒什么关系。

         记得有一次,他请我去学校附近的水吧喝水,喝到一半,他说可以通过耳朵

    测试女孩的身体健康,我抱着好奇的态度,让他试试。他找服务员要来棉签,就

    是化妆那种小的棉签,把外面的棉花去掉一层,然后让我斜躺在他大腿上,用棉

    签轻轻碰我的耳朵,还边碰边问,「这里疼不疼,那里疼不疼。」

    我的耳朵比较敏感,他用棉签碰到我耳廓的时候,我身体就抖了一下,他还

    开玩笑地拍拍我的大腿:「妹,怕啥,別紧张哈。」

         我嗯了一声,让他继续。他的一只手放在我的腰上,右手用棉签轻轻的顺着

    我的耳廓滑动,棉花的绒毛划过我的耳朵,感觉痒痒的。他就用棉签在我耳廓里

    来回划动,我感觉我的耳朵逐渐开始发热,身体都绷了起来。

         他手上的棉签逐渐往耳朵里面去,我连忙让他停下来,「痒!」

         「沒关系的,一开始是有点痒,你忍忍就好啦。」

         「痒得我想把腿收起来啦!」

         「那你把腿收到沙发上来。」

         「我穿的短裙。」我提出抗议。

         「沒关系啦,哥又不会吃你豆腐。」

         我迟疑了一下,把腿并到一起斜卷在沙发上,左手压住裙子下摆,仍枕在他

    腿上。

         「那我们继续」

         「嗯。」

         他往后坐了坐,腰弯下来,继续专注的弄我的耳朵。「你耳朵皮肤好白哦。」

         「还好啦。」

         「你耳朵背后还有一颗小痣呢。」

         「嗯,」

         他手上的棉签慢慢伸了进来,旋转着在耳朵孔里面画圈,说话时的气息不断

    喷到我耳朵里,感觉又痒又麻,脖子都开始发僵了,我的手渐渐捏紧了裙摆。

         「这里痛不痛这里呢」

         他的棉签在我耳朵里这里碰碰,那里碰碰。本来用棉签感觉是痒,加上他的

    唿吸,我感觉又痒又麻,心跳越来越快,唿吸都有点急促了。「痒!」我只能强

    忍着说出一个字。

    「不痛就好。对了,你现在有沒有交男朋友」

         「沒。」

         「那你看哥怎么样」

         「……」

         他的嘴巴越来越近,温热的感觉像触角一样侵袭我的耳朵,感觉耳朵那里像

    有一股股的电流,顺着脖子流向我的胸前和腰部。

         「怎么不说话啊不喜欢哥吗」

         「嗯……喜欢。」

         「真乖,哥亲亲!」说着他就在我耳朵上亲了一口。

         我浑身一紧,见我沒有反抗,他又湿润的舌尖滑过耳廓,一股电流直接传到

    我的小腹。我感觉下面像有液体流了出来,连忙收紧自己双腿。

    「哈哈,妹还挺敏感嘛。」

         「哪有」

         「不敏感你怎么抖了一下」

         「我沒有!」我死不认帐。

         「我就不信你不抖!」他就像打赌一样,舌尖不断在我耳朵上画圈,还偶尔

    伸到耳朵里面。

         为了让自己不抖动,我紧绷了身体,咬着嘴唇忍住变沈的唿吸,闭着眼睛不

    敢看他。他边亲我的耳朵,扶着我腰的手慢慢往下滑,整只手掌放在我挺翘的左

    臀瓣上,手指顺着臀缝若有若无地碰触我的小内。

         「啊∼」他突然在我耳边发出一声低沈的声音,这短短的声音直沖我的心里,

    「嗯∼」我的喉咙里不自觉发出一声呻吟,我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脸颊变

    得磙烫,心里羞死了,心想:怎么会突然发出这种声音。

         「哈哈,妹妹受不了啦!」哥调笑到。

         「哪有我是……哥,你故意整我!哼!」

         我立刻翻坐起来,撅着嘴红着脸和他对视。

         「你自己看嘛!」

         哥笑着晃动手指,他的中指尖上依稀看到一丝亮光。

         原来是我下面的水,他是什么时候碰到那里的。直到坐起来,我才感觉到自

    己下面早就湿透了,而且水水顺着臀缝和内裤边缘已经流到了右边的臀瓣上,坐

    起来感觉右边屁股滑腻腻的。看着他手指上的反光,我一下子沒了对视的勇气。

         「妹妹害羞啦」

         「……」我直接无语。

         「別害羞哈,哥跟你开玩笑呢!」说着他搂着我的肩膀,我软软的靠在他的

    肩上。

         每次回想起来,都感觉心里有一丝丝兴奋,而且都会有水水浸出来,我发现

    我自己其实特別敏感,而且挺怀念那种感觉。

         后来,一有机会他就会想盡办法挑逗我,我自己挺喜欢,也就由着他去,只

    是每次都弄得小内湿湿的,夏天又担心弄到裙子上,真的感觉特別尴尬。

         但是他一直沒有跨过底缐,最多也就是隔着小内摸摸,可能他真当我是妹妹

    吧。他也算是我的性启蒙老师吧,长期的挑逗让我累积了好多欲望,我当时又不

    会自慰,更沒有体会过高潮。

         这种欲望就越积越多,让我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想跨过底缐,甚至有好

    几次我都想把自己给他,心里的冲动真的让人难以忍受。

    不过,直到他考上大学,我们也沒有再进一步。

         直到现在,他有了他的家庭,我依然叫他哥哥。虽然见面的次数少了,但每

    次见面,都会觉得很亲切,有时一起唱歌,我们还会玩点小暧昧,却不敢再有那

    种挑逗。

         好几次唱歌和他粘在一起,哪怕他沒有逗我,我也会不自觉的想起以前,下

    面也会变得润润的,其实只要他这时再逗我,我肯定会和他做爱(也许是因为过

    去未完成的遗憾)。不过我只能把这些想法埋在心里,也许永远也不会告诉他。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