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梦中的女孩三

    发布时间:2020-11-11 00:01:18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五】

    安少廷趴在离他的梦中情人的公寓相当近的一栋旧楼的顶上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他已是连续四天跟踪女孩的起居,并在这里埋伏等候。

    为此他向公司里请了长假——象他现在这种魂不守摄的心情,他根本不可能还有心思去上班。

    他两眼一直盯着那个女孩房间的大门,不时地用望远镜左右搜索,等待着那个被他的梦中情人称为『主人』的那个混蛋出现。

    但是那个人一直都沒有出现。

    他已弄清楚他的梦中女孩名叫袁可欣,就在两个街以外的一家银行做出纳,白天他能从远处观察到她的一举一动。

    她总是按时上班,中午会到街角的餐馆和同事们一起吃饭,晚上又按时回家。

    他每天都能看见他那美丽的梦中情人下了班后独自回家,有时会出来买点东西,多数时候就待在屋子里。

    安少廷每天都守候到袁可欣的房间里的灯息了一个小时,然后才回家睡几个小时,再在大清早赶到这里等着她起床上班。

    但这几天从沒有任何长相和他相似的男人在她身边出现。

    他已经越来越失去耐心——他实在太想再次重温四天前那个一想起来就会让他热血沸腾的奇妙经歷。

    他知道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他不断告诫自己要克制,尽量要时刻保持自己的冷静。

    但每每回忆起那个傍晚的奇妙的经歷,他就按奈不住内心的狂喜和激动——毕竟那是他的第一次,而且其中的过程又是如此曲折离奇,实在让他难以冷静。

    那真是太美了——那么美妙的身子,温暖的口腔、火热的阴户——真是怎么摸也摸不够啊。

    当然,他对这个袁可欣的感情决不只是肉体的。他相信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这个可怜清纯的梦中女孩——他现在一直在心里还称她为梦中女孩。

    他有时甚至相信这是老天的安排——让他们在梦中相识,然后派他来爱上她、拯救她——这就是命运。有时你还不得不信。

    这几天他每次在远处观察袁可欣的时候,都会心跳加快、全身发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强烈感受——绝不是那种一般的肉体的诱惑——他相信这就是爱情。

    他火热的心里又唱起了改编的歌曲:

    『美丽的奴儿你站过来,站过来,站过来,今天你的表演很精彩,请你不要假装不愿我爱……

    我左摸右摸上摸下摸,原来美丽奴儿可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奴儿你的心思还真奇怪……』

    他一边哼着歌曲,一边幻想着用手摸到她那诱人的身体,他的下体就会不情自禁地勃起——对一个你深爱的女孩,这不也是很正常的吗性欲是爱情的自然延伸。

    安少廷现在已经知道了她的住处,本来他是可以随时去找她的。但是,现在横在他们面前的,就是那个非常可怕的障碍——那个真正的主人——那个讨厌、可恶、兇狠、毒辣、残暴、变态、沒有人性的禽兽!

    那个人只要一天还在,他安少廷就不能光明正大地和袁可欣交往,就只能偷偷摸摸地去冒险。

    这是他安少廷不能忍受的。

    现在他的唯一的选择,就是将那个男人除掉。最好趁着那个人还不知道他安少廷的存在,从背后突然下手。

    这是安少廷那天一回家就做出的决定。

    他无法想像自己的梦中情人被另一个男人暴虐地折磨——象一个性奴一样被任意驱使虐待——这是他决不能容忍的。他一想到这种事他就会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他安少廷长了这么大,从来都是守法公民,杀人犯法之类的事好象决不会和他联繫上。可是一想到那个袁可欣见到自己时的那种恐惧的样子,他心里马上就是满腔热血、豪情万丈——为了解除这个可怜的女孩的痛苦,他定会抛头颅、洒热血,全身的赤诚和勇气纵是刀山火海他也决不会犹豫半分。

    当然,每一想到要去杀人,安少廷心里还是会有一阵阵的惊悸。不过,他既然决心已下,他就再也不会后悔。

    安少廷并不是个鲁莽的人。他那天回家后曾思考了很久。

    他开始想先跟袁可欣说个清楚,然后鼓励她不要惧怕那个混蛋,由他出面和那个傢伙谈判,实在不行就将那个傢伙幹掉,不论她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上,他都会义无反顾地为她保密——她甚至可以什么秘密都不告诉他。

    这样一来,一旦成功了,袁可欣必定会感激他。他们以后必然可以成为真正的情人——不是那种变态的主奴关系,而是真正的相亲相爱,当然也会有性爱——许多性爱——那种爱到深处时自然的两相欢愉。

    就算袁可欣不爱他,或爱不上他,他也甘愿为她效劳。她必然会终身感激他——这就够了。他安少廷决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他会做得象个真正的君子。

    但是,另一个更加诱人的想法后来在安少廷的脑子里占了上风——他可以悄悄地将那个男人杀了,但全瞒着袁可欣,不让她知道——永远不告诉她。

    那么……天那!

    安少廷每每想到这里他的心就会激动得狂跳——那么,袁可欣就一直不知道他安少廷的真实身份——她会一直以为他安少廷就一直是她的『主人』——那么……

    安少廷无法不激动——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完美了——那么,这个女孩就会一直做他的性奴——对他百依百顺的性奴。

    当然,虽然他还会称她为“奴儿”,但他不会再对她使用任何暴力虐待,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和凌辱,不会让她一见到他就恐惧得发抖——他只会象对待一个情人那样对待她,让她心甘情愿地和他合欢——甚至是渴望得到他的身体和他的爱。

    安少廷为这个大胆的想法激动得简直不能控制自己。他不断地幻想着一边轻吻这个女孩的美丽的双唇,一边抚摸她美妙的身体并让自己挺立的阳具摩擦她动人的阴户。他常常会为这些幻想兴奋得全身发抖。

    但是,这一切都要求他安少廷要去杀人!

    幹了!

    为了奴儿!也为了他自己。

    不就是去杀个人吗买把斧头,就埋伏在袁可欣公寓的楼道里,勐地沖上去,一斧下去——当然具体实施起来不能这么简单。不能在她的公寓附近。否则她会很快就知道发生了谋杀案。

    先发现那个男人,然后跟踪到他住处,一斧子下去……或者将他引导到一个无人处,一斧子下去,再将他尸体秘密埋起来,让人很长时间发现不了。

    这几天安少廷虽然时时都是满腔的热血和一身的英雄气概,但每想到这些杀人细节他也不禁全身发麻。

    不过,一想到袁可欣会听任自己揉捏的乳房、顺从地让自己抽插的阴户、主动为自己献上的口交——安少廷觉得自己就是付出性命也是值了。

    那个男人不会比自己强壮很多。他的身材必定和自己相仿,否则袁可欣也不会两次错认。所以他的计画一定是可行的。

    现在第一步一定要跟踪到那个男人。然后才能决定下面怎么走。

    哎!自己的梦中情人还不知何时才能被他解救出来。

    安少廷心里一遍一遍地胡思乱想着,眼睛一刻也不离地盯着袁可欣的房门。

    从昨天开始他就有些失去耐心。

    他几次想不顾一切地沖下去——沖进女孩的房间。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么做的危险性——只要一天不将那个男人找到,他就一天处于危险之中——而且很可能是致命的危险。

    他现在内心的挣扎更加激烈了——连续几天的跟踪守候已让他精神疲惫,实在很想去袁可欣那里放松放松。

    现在看来那个男人在最近来找她的概率也许很小。那么,如果今天他到她的房间里快速地享受一下,对他的所有计划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每想到这个可能,他就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内心的冲动——只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

    但是,他这样的行为不只是冒险,也显然是很邪恶的——在这么一个可怜的女孩身上趁人之危地发洩兽欲——这可是他的梦中情人啊!

    而且现在他在她面前还得表现出一付残暴的『主人』形象,对她用最冷酷的语气发号施令,不得表现出半分怜悯。

    然而,他脑子里不断闪现的袁可欣娇美的肉体、那两个被他手指触摸就能产生奇异的感觉的乳房、还有那包裹住他肉棒的美妙的阴户,无时不在刺激着他的全身细胞。

    毕竟这么一个温顺乖巧、供他盡情享受的女体,吸引力实在是大得可怕。

    他不断地在内心跟自己的理智斗争着——他最后在心里不得不和自己做出妥协——今天只要那个男人在八点种还不出现,他就去找袁可欣——他的梦中情人。

    他不停地看着手錶,焦虑不安的心让他越来越紧张。

    看看已经快八点了,安少廷在心里嘀咕,那个傢伙今天八成不会来了——他一遍一遍地在心里说服自己相信这个判断,下去找她的念头越来越强。

    终于,八点到了。

    安少廷按奈住自己的激动,谨慎小心地来到了女孩的门前。

    他左右查看确信周围沒有危险,倾听她的房间里除了微弱的电视的声音外也沒有任何怪异的动静。

    安少廷强按住自己紧张的心情,稳稳地敲了三下门。

    房间里的电视的声音突然给关掉了,但沒有开门的动静。

    安少廷又敲了三下。

    门里传来把手转动的声音——紧接着,袁可欣打开了门。

    安少廷屏住了唿吸,等待着如果出现任何异常,他就马上逃之夭夭。

    女孩一见到他,脸上现出相当惊奇的表情,立刻将头低下,用微弱而又卑谦的语气轻叫一声:

    “主人。”

    安少廷心脏狂跳,她的反应让他相当满意——屋里一定沒有另外一个『主人』,否则她的神情必定会比这要震惊得多。

    安少廷暗叫侥倖,脸上不露任何表情,推开门径自往里走,一边查看房间一边用冷酷的口气说道:

    “奴儿,怎么才开门”

    袁可欣立刻在他身后关上门,象上一次一样,绕到他面前,一边手忙脚乱地还象上次那样脱光了外衣,然后伏倒在他脚下,颤声说道:

    “奴儿欢迎主人光临……奴儿不知……不知是主人驾到……请……请主人惩罚。”

    安少廷大为宽心,见到她仍然自称奴儿,说明她还什么都未发现。

    看着伏在地上的顺从的女孩,安少廷的下体勐然勃起,欲望立刻又达到了高潮。

    这一次他有备而来,已经想好了怎么扮演这个“主人”的角色。

    他不紧不慢地坐到床边,盯着她白色三角裤包裹的翘着的屁股,用冷冷的语气说:

    “我现在来让你吃惊了吗”“啊……不……奴儿只是沒想到……主人……会这个时候来……”

    安少廷心里轻松起来,知道一切都正常,而且袁可欣沒有料到他这个时候来,说明那个男人今晚和他在这里撞车的可能性极小。

    他心里早已热血沸腾,但嘴里仍用冷淡的口气说:

    “哼。难道我现在不能来吗”“啊……是……奴儿该死。奴儿该死。请主人惩罚。”“奴儿,知道怎样为主人服务吗过来。”“啊……”

    半裸的袁可欣慢慢地爬起来,走到安少廷跟前跪下,紧紧地低下了头,用非常不安的语调轻声问道:

    “主人……不惩罚奴儿了”“你只要表现好,我就不惩罚你。”“啊……奴儿刚才十分怠慢主人,奴儿请主人惩罚。”

    什么

    安少廷非常吃惊,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这个女孩似乎也太老实了吧他这个冒牌主人已经说了只要她表现好就可以不惩罚她,她还傻傻地说什么甘愿惩罚的话

    安少廷心里又觉得事情好象不太对头,但却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正常。

    他现在只想让她脱光了让他好好满足一下就走,可不再想搞什么鞭刑了。但是,似乎这个女孩和她的『主人』之间关系很复杂,好象不能按常规来揣测。

    是不是她的主人常说些反话说不惩罚她的时候,可实际上也许会更狠地折磨她,所以她干脆主动请求惩罚武侠小说里的大魔头们八成都是这样。

    可这可是现实生活啊那个混蛋真有这么毒辣

    但从这个女孩经常表现出的恐惧的样子,说不准那个傢伙就是如此变态:她只有处处揣摩他的本意,才能避免更严重的惩罚。

    安少廷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顺事表演的比较妥。心里不禁暗叹,本来只想好好正常地跟她幹,现在还得玩些令人不愉快的花样。

    他提高了嗓门,有些恶狠狠地说道:

    “我当然要惩罚你。你给我爬到床上来。”“是。主人。”

    袁可欣沒有任何怠慢,立即顺从地爬了上去,跪趴在床单上。

    安少廷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心里真是很不舒服。但这时候实在由不得他心软。

    安少廷一把将她翻过来,然后将她的两腿拖到床边,再将她的头拉到床的另一边的床沿耷拉下来。这样一来他插入她身子的时候她就不能直接盯着他看——他总是担心被她看多了会被看出破绽。

    安少廷这一回有了准备,知道起码要避免那种纯粹的鞭打,可以让他又算是惩罚,又不让她特別痛苦,而且还要不影响他在她身上发洩性欲。

    他还记得床低下箱子里有不少玩艺儿,弯身将箱子拖了出来。

    当他真的打开箱子时,发现里面的东西都太令人噁心——各种形状和颜色的阳具模型、各种大小的夹子、带环的绳子、不同粗细的铁鍊、他上次见识过的几付手拷、怪样的钳子、几个连在一根绳子上的大小不一的球,还有皮制的带子、鞭子、棍子、刷子等等等等,许多东西他完全都不知该怎样使用。

    他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到它们都曾被用在这个无辜的女孩身上,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噁心。但他还得挑个什么在她身上用一用。

    他拖过一张椅子,将她的两手分开来绑在椅子两边的腿根上,然后将椅子拉离到她手臂的极限,再用了边上的一个装满衣服的纸盒子压在椅子上。

    他又拿起一个长长的阳具模型,从她胸罩中间插进她的两乳之间,再拿了一个黑色的粗阳具,慢慢地插入她微张的嘴巴让她含住——这样的好处是防止她难受的时候喊叫出声来。

    袁可欣乖乖地含住插进来的阳具,眼泪不自禁地在眼眶中打转,她的嘴蠕动了两下,将这个阳具模型含得更深更牢。

    安少廷见了女孩的样子真有些后悔这样凌辱她——他其实只以为让她嘴里含一个假阳具会更刺激,早知道她这么难受那还不如就用上次用过的那个嘴桎子了。

    安少廷做完这些,实在想不出什么花样,最后拿起一个小毛刷子,他一手将她的两腿举到空中再用身子顶着她的三角裤将她的两腿分开,然后用那个小刷子在她的肚脐眼处轻轻地扫了一下。

    袁可欣的胸部向上一弓,被阳具模型堵住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含煳的声音,整个身子左右扭动起来。

    安少廷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他是从网上的一个小说里读到这种挠痒的方法,但他沒有料到这种挠痒痒其实是一种非常折磨人的“酷刑”,他还以为这样子弄弄就像是在和她逗着玩,不会让她受苦。

    他再试了一下,她的反应更加激烈了——她嘴里发出的哀鸣,简直就像是受到了极为痛苦的打击,整个身子前后左右抖动着,头勐地抬起又弹回去,拴着两手的椅子被摇晃得直响。

    他心里大为难受,知道她必定不是装出来的,一下将毛刷扔到了一边。

    他转到她头前,从她嘴里拔出那个前端全是口水的阳具,发现塑胶的模具上印着很深的牙印——看来她真的受不了他的“酷刑”,心里非常心疼,但还得表现出得意的样子,用挺残酷的语调对她说道:

    “怎么样痒不痒啊舒服吗”“嗷……是的。主人……舒……服。舒服……主人饶了奴儿吧。”

    安少廷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但只得装作得意的样子,笑道:

    “怎么样这下知道我的惩罚的厉害了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插入那根阳具。他忽然看到她完全裸露的象嫩耦般的手臂端头的腋窝十分诱人,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他这随便的一摸,痒得她又大声呻吟起来,含着阳具含煳地说道:

    “嗷……主人……饶了奴儿……”

    唉!看来这个女孩身上太敏感,稍微摸一摸都不行。安少廷暗自叹息了几下,不敢再摸她太敏感的地方,顺手摸了她胸部两把,又隔着她胸罩捏了几下她的乳房,恋恋不捨地收手向女孩的下体转移。

    安少廷用手摸着她的脖子,一边往床的另一边走,一边用手从她的脖子摸过她的乳房,再经过她的细腰,最后摸到她的大腿。

    袁可欣依然高举着分开的两腿——沒有得到他的命令,她一动也不敢动。

    安少廷觉得她保持这样的姿势必定很辛苦,正好发现墙角一根光滑的金属杆子,像是去掉了拖把头子的拖把杆子,就拿来将她的两脚分別绑在两头,再用绳子将杆子绑到那个绑着她双手的椅子上。

    这样一来她的两腿有了可以依靠的束缚,就不必总是用力高举在那里。

    现在袁可欣手脚都被折迭地绑在椅子上,让她很象网上暴虐图片里的被绑的日本女人的样子。

    安少廷并不喜欢看到他梦中情人被绑成的这种样子,根本不觉得这样子有什么令人刺激的。倒是在看到她两腿之间白色三角裤边上露出的几根黑色阴毛时,安少廷的阴茎才开始再次勃起。

    他脱去他的运动裤,露出他挺立的肉棒——他早计画好了不穿内裤,以备万一的情况发生时他好拿了裤子就可以跑。

    他这时才发现他将她绑成的这个样子让他无法脱去她的三角裤,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真蠢。

    他用手将她的内裤底部往一边拉开,一下就看到了她猩红的阴唇——她现在的分腿姿势将她的阴部平拉到最适合插入的位置。但他的手一放,内裤就又恢復到原状,将那迷人的隐密处又完全遮住。

    他心里很生自己的气,后悔沒有先想好,弄到现在竟被这内裤搞得无法痛快地大幹一场。

    他站在床边用肉棒在她的阴部摩擦,然后再扒开她的内裤,将肉棒直接摩擦她的阴唇,想试着尽量往里挤进去。

    几下不太成功后,他突然想起可以将这个讨厌的三角裤剪断。这个好主意让他又兴奋起来。

    他跑到她的厨房找到了一个切菜的窄刀,将刀拿到袁可欣眼前晃了几下。

    果然,女孩吓得大惊失色,昂起头拼命勐摇,从堵住的嘴里恐惧地说出些含煳不清的话,好象是要主人饶了她。

    安少廷对自己的恶作剧很得意,他对她笑着说:

    “別怕,我是不会伤你的……只要你听话。”

    他用刀很快切断她三角裤的一边,从她屁股下将破裤子抽了出来,很满意地仔细观赏女孩裸露的秘洞——两片嫩肉夹着一条红红的阴缝,比刚才还要大了。

    让他有些吃惊的,是阴缝里突然渗出的大量的液体——他几乎能看到液体顺着阴缝向下流。

    他估计这八成就是色情小说里常常描写的淫水了。一定是他刚才用龟头刺激她的阴唇时让她不能控制自己的身子。

    他顾不得许多了——既然他的情人都已情欲高涨,他还有什么好等的。他举起阳具,抵住花芯,慢慢地向里挺进——他不愿再一上来就粗暴地勐插。

    袁可欣早已湿润的阴道让他很轻松就插入了他的阳具,他立刻被那种被阴道肉壁包裹的感觉刺激得大声喘息。

    啊!真是太美了。他感到他下体就象要融化了一样,整个身子都随之进入一种令人麻醉的舒坦之境。

    他为再次能够在心爱的袁可欣身体里抽插而感到兴奋得要发疯了。

    他不再矜持,昂着头高声喘息,一边抓住她两腿之间的金属管,一边开始快速在她的体内抽插肉棒——这种姿势让他实在是太方便了。

    很快他就到了射精的不归路。

    啊!嗷!

    他更快速地前后运动着身子,配合着他每一下抽插而加深那种最令男人销魂的快感。

    嗷!嗷!嗷!嗷!……

    他的每一下前沖,都将一串浓厚的精液射进她的阴户深处。

    他全身松软,像是整个身子都漂浮在一种舒适的太空之中。

    【六】

    安少廷发洩完性欲后,先过去将袁可欣嘴里的假阳具拔了出来。

    袁可欣艰难地咽着口水,两眼饱含泪水。

    安少廷大为内疚,知道他深爱的梦中情人竟又被自己驾驭不住的兽欲淫辱了一回,心中的犯罪感让他不敢直视她的脸。

    他默默解开她的手,赶紧来到她另一边解开她腿上的绳子,将她完全松开。

    袁可欣撑起了身子,坐到床边。

    突然,大出安少廷的意外,她竟拉住他的下身,一口将他刚刚才从她的阴户里拔出的阳具含进嘴里吸裹。

    安少廷意识到袁可欣正在盡她的性奴的职责——为主人清理污浊的性器。

    他内心大为激动和震惊——一方面他感激自己的情人为自己做出的这种牺牲,另一方面,他脑子里出现她为另一个男人做这同样的事情,令他大为恼火——唉,何时才能将她从这种悲辱的境地里解救出来啊!

    他情不自禁地一把抓住女孩的裸露的肩头,但却一句话也沒说。她在他肉棒上的口舌的动作让他极为受用,他不禁长舒一口气。

    他两手慢慢摩挲女孩的肩膀,然后摸到了她颈部和前胸。他这时才发现她胸前別在乳罩里的那个长长的假阳具还沒有除去。

    他在她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将阳具模型从松开的胸罩里拿出来,干脆顺手拉开乳罩,用手在女孩的蓬软的乳房上直接摸玩起来。

    阳具被轻柔地吸舔的同时,安少廷深深地体会那女性滑嫩娇柔的乳肉在手指间触摸滑动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她两个白白的乳房上有两个圆形的暗红色印痕。

    他全身勐地一震,嵴背上感到一股凉气穿过他骨髓。

    他赶紧推开仍在为他用嘴吸舔的袁可欣,两手托起她双乳,仔细审视这他从未见过的红印——各由两个半圆组成的几乎两个完整的圆形,都在两边各有两个缺口,只能是什么同样大小的东西夹出来的印子,而且就像是刚夹出不久的样子。

    他感觉他头皮一阵发麻。

    这两个印子他四天前根本还沒有见到过,这只能说明这四天里那个男人必定才来过——而他安少廷却一点都发现不了。

    安少廷大为紧张,知道自己太过马虎,这样下去他还怎么能将那个男人除掉——不被人家除掉就算不错了。

    突然出现的印子让安少廷头脑再度清醒起来。他快速地穿好裤子,在屋里审视了一下,又对坐在床上低着头无精打彩的女孩深情地看了一眼,谨慎地打开房门,小心地离开她的住所。

    一路上他不断暗骂自己沒有人性,在仇人未除的危险时刻仍然忍不住要去占那可怜女孩的便宜;同时他也不断自责自己实在是鲁莽冒险,简直不拿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

    他发誓只要一天不除那个男人,他就一天不再去欺负他心中的情人——他的梦中女孩袁可欣。

    从各种迹象表明,那个男人很有可能深夜以后才会出现——因为这段时间是安少廷唯一不在跟踪袁可欣的时间。

    他觉得自己真是愚蠢——那个男人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怎么可能不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出来呢

    他跑回家,煮了大杯的咖啡,再穿上保暖的厚衣服,再次来到他这个俯视袁可欣住处的极佳的观察点——这里他能看到整个公寓楼的前门和一个侧门,而另一个侧门的唯一的入口处也在他的视野只内。

    他还考虑过那个人从窗户去找袁可欣的可能。不过如果那个人真要爬窗户的话,他必然会从防火梯爬上和她窗前平台相近的一个平台——而这个防火梯也正好在他的视角之内。

    一句话,不管这个男人从哪个方向来,都会要从安少廷的眼皮底下经过。

    安少廷下决心一定要将那个男人找出来——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袁可欣的房间的灯息掉了。

    时间再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还是沒有人出现。

    安少廷一直坚持到了清早,等到袁可欣上班后他才回家睡觉。然后下午很早就到她上班的银行外守候,跟踪她回家,再守候到第二天天亮。

    如此这般,安少廷白天睡觉、晚上和夜里就跟踪守候,在各种煎熬中连续跟踪守候了五个整夜——却一无所获。

    现在已经是第六夜了,安少廷越来越感困惑。

    那个男人为何突然不出现了难道那个人知道自己在这里守候这是不可能的。

    安少廷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却不敢放弃继续守候。

    他再次将他和袁可欣相遇相识的整个过程又从头到尾地仔细回想了一遍,好象一切都很自然。他回想起他最后那晚在袁可欣那里时曾有过的怪怪的感觉,却想不清到底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她为何会主动要求他惩罚她呢难道她会喜欢被……

    突然,一个可怕而又荒谬的念头出现在他脑子里——会不会根本就沒有这样一个人——那个被这个女孩称为『主人』的男人

    他感到心头一片冰凉。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一切不就全都是袁可欣一手操纵和表演的这可能吗她为何要这样做

    啊!——变态自虐狂!

    这个可怕的词汇一旦出现在安少廷的脑子里,他就怎么也挥之不去。

    安少廷从头到尾将事情又仔细地思考了几遍,越想越觉得事情实在离奇得根本无法解释——受到一个男人如此残酷的奴役,不论被如何抓住了把柄,这个女孩实在沒有理由不去报警。

    而且,这个城市——也许就在这个区附近怎么会有和他长得如此相象的男人以致于她会几次认错

    这不是色情小说!这不是好莱坞电影!这是活生生的现实——二十一世纪的社会,怎么可能还有这种离奇的事情发生——一个少女被一个变态的男人调教成性奴供他随时享乐发洩

    这实在让人无法相信——也许根本就沒有这样的『主人』。

    如果这样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来解释这一切——这个袁可欣是个极端变态的自虐狂。

    她利用了他的善良的心肠——当然更是利用了他的一个最大的弱点——好色——每个男人都会有的弱点。

    试想,有哪一个男人会拒绝一个女孩假装认错人后主动献上的口交有哪个男人能够抵御拥有一个送上门来的性奴

    而且八成的男人必定都会象他安少廷做的这样——干脆就将错就错,乘机大赚这个看似无辜的女孩的便宜,而且每个人都会有的自私心会让他们不愿将这种艳遇轻易告诉任何人。

    而且,象他这样冒充『主人』的男人还不敢就贸然去仔细讯问她的许多细节——必定都会害怕问多了会穿帮,而且都还怕得要命,只想赚个便宜就走。

    天那!这一切如果真是这个女孩精心的设计,那么,这个设计就简直是太周密、太精巧了——看上去十分大胆,但又十分安全,真是完美得毫无破绽。

    怎么会有人能将这一切看穿呢

    况且,就算有人怀疑起来,就象他安少廷现在这样,他又能怎么办呢去将她暴打一顿强姦一轮这不正是这个袁可欣求之不得的吗

    她就是喜欢让男人凌虐!她那软弱、可怜、恐惧、惊吓、一切的表情都是表演出来的!她的天真无瑕纯洁无辜的弱女子形象都是经过精心包装过出来的!

    天那!安少廷不敢想像下去。他难以忍受自己十多天来在心里一直想着念着思着的纯真的梦中女孩会是这么样的一个女人。

    但是——且慢。如果一个女孩是自虐狂,她难道非要费这么大的劲去故意营造出这么一种曲折复杂的情节来骗他难道要找个自愿暴虐她的男人还不容易了吗

    为何非要这么做呢做別人的性奴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她还不名誉扫地、耻辱到极点为何要假装成一个性奴的样子呢

    变态!只有变态才能解释。

    她根本就不怕被人知道了后的耻辱——她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什么叫耻辱的。

    而且,她专门挑上他这个沒有多少性经验的男人,大概就是怕万一事情败露而不至于失控——他太容易控制了——心肠这么软,为人又正直,还有谁比他更合适的了

    安少廷心潮澎湃、思绪起伏,难以咽下这么一个苦果。

    他又能怪谁呢真要怪这个变态的女孩吗他几次大占了人家的便宜,尝到了自己从未尝到过的性的禁果,得到这么一个女孩美丽的身子,他还有什么怨言呢

    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谁让他这么多情什么都未搞清楚就爱上了这个看似纯洁可怜的变态女孩——还这么深陷不能自拔。

    安少廷脑子一片混乱,整个夜里都坐在那个观察点上胡思乱想,一直到天亮了也沒有想出头绪。

    他根本不能接受自己的梦中女孩是个变态自虐狂的想法,不断寻找可能的理由来推翻这种推测。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袁可欣背上隐约可见的条条鞭痕。

    她乳房上圆形的印子可以是她自己自虐出来的,但背上的鞭痕呢她无法抽自己的背啊实在不象啊!——如果是自己抽自己,必定会是从侧面抽过去的痕迹。但至少有一些伤痕显然是从上至下地抽出来的。

    但是——他无法排除这个袁可欣还有其他伙伴的可能。

    这个变态女孩完全可能也对其他男人玩过这种同样的游戏。也许那个男人有什么原因不在了,或玩腻了这种游戏不愿再跟她玩了。

    或者——天那!另一个更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安少廷的脑子里——也许最后这个袁可欣对那个男人不满意,就将他除掉了——毕竟那个男人知道的太多了。

    安少廷越来越感到悲哀——自己很有可能只是这个变态女孩的玩偶。一旦她对他玩腻了,她随时都有可能将他除掉。

    但是,安少廷宁愿不相信这一切。

    毕竟,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推断,沒有任何根据。

    真有一个残暴的男人控制着袁可欣的可能性也同样存在。而且,从她和他几次在一起时的各种情形来看,她实在不像是一直在演戏——否则她的戏就演得太逼真了。

    她那惊恐万状的脸色和眼神,她那颤抖的说话的声音,她在为他用嘴服务时的专注的样子——不可能都是假的吧

    安少廷拒绝相信他本来心中无比热爱和同情、真诚地想为她牺牲一切也要拯救的梦中情人会是个变态的自虐狂。

    起码在沒有找到证据之前,他决不相信自己脑子里的推断——万一事情不是这样的呢万一袁可欣真的是被另一个极其变态的暴虐狂用残忍的手段控制着呢如果光凭这么推想,万一错认这个女孩,那对她不是太残酷了吗

    而且,如果鲁莽地去试图揭穿袁可欣的把戏——不论真假,对他都会有可能十分危险。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悄悄地发现这个袁可欣的真相而不能让她知道,也不能让那个『主人』(如果他真存在的话)知道。

    想通了这一层,安少廷脑子稍稍清醒了些。

    最关键的,就是要发现这个袁可欣单独在屋子里会做什么。

    如果她真是个变态狂,她必定会经常独自使用那个床底下箱子里的各种淫具。

    但问题是她总是用窗帘遮住前后窗户,从外面很难观察到里面的情景。

    安少廷脑子渐渐清晰起来——那么,一个办法就是在袁可欣的屋里安装一个窃听器。或者,干脆安个隐蔽的摄像机。

    对!如果能录下一些她的把柄,还可以防止以后她对他有什么不轨之心。

    如果一旦摄像机的事被她发觉,他也可以假借扮演『主人』的角色:难道主人不能在他的性奴房里安个监视器吗这实在是个最佳方案。

    进袁可欣房间不是个问题——趁她白天上班的时候撬锁进去,或者就在晚上直接去找她,然后用个机会将她拷到厕所去,自己然后从容地安装。

    安少廷心里开始明朗——已经找到了对付这个女孩的方法,他感到稍稍好受一些。他一定要找出真相——他不能随便就怀疑这个很可能真的在受苦的女孩,要是错怪了她的话他一定无法原谅自己。

    突然,他看到袁可欣房门打开了,她穿戴整齐地要去上班了。

    这时他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天亮了,他在这里又度过了第六个夜晚。

    他拿起望远镜,看着这个自己一直朝昔思念的女孩,想到她可能是一个欺骗玩弄他的感情的骗子,心中就有如刀绞般的痛苦。

    他真想立刻沖过去将她截住问个明白。

    但他忍住了,默默地看着她走下楼,消失在街角。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